今天是
       
网站首页 > 资讯 > 协会工作
2018-03-16 10:00:04 中国潜水打捞行业协会 阅读

“吸进两口三口就马上失去知觉”,上海滩地下蛙人最怕污水管里的硫化氢

本文转自上观新闻

作者徐瑞哲

上观新闻1.jpg

上海从上个世纪80年代末才有了这项市政潜水作业,时至今日共有41家企业在沪登记备案这项业务,市政领域企业管理者也一直苦于缺少地方对员工进行规范化、系统化的培训。

大都市里的人们,看得到宽阔的城市广场、漂亮的街心花园、气派的高架道路、深邃的地下轨道;然而,绝大多数市民看不到,有一个特殊工种的从业者,大部分时间隐藏在地表之下作业,只在夜半阑珊、人流稀少时,他们黑黑的身影才能被人偶然发现。

这样潜游地下的城市蛙人,在全国只有几千人,在上海这样的超大城市也仅有一两百人。如果说潜水员是地球上最高风险的职业之一,那么市政潜水员则是“风险中的风险”。13日,上海滩第一批市政潜水员开始在上海交大海洋水下工程科学研究院接受系统性的规范化培训,这在国内尚属首次。

“城市管理应该像绣花一样精细”,作为全国第一届试点班,其培训经验将推广至全国,让更多“城市蛙人”规范上岗,为自身作业更为城市安全保驾护航。


反应不及造成多人连续性伤害

上观新闻2.jpg

下午15时多的示范课上,海洋水下工程科学研究院内的潜水培训中心,拥有东海大桥风电水下安装丰富经验的教练王杰与同伴一起,将潜水装备穿戴完毕。只见潜水头盔拖着4根不同颜色的缆线,分别是供气、通信、摄像及测深功能。他们向岸上人员举起“OK”的手势,便跳下了标准泳池大小的10米深水池区域。

此时,曾创造全国潜水纪录的老教练陈忠涛在岸边监测着各种仪器,从通信装置内传出潜水员平稳有序的呼吸声,从影像设备内获得潜水员采集的实时画面。陈忠涛告诉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目前海洋工程领域的潜水作业是最为规范的,比如海洋石油钻井平台等;而市政潜水、渔业潜水等领域的规范程度还比较有限,亟待加强。

什么是最危险的时刻?作为老法师,陈忠涛说:“恰恰是在不认为会出事的情况下,最容易出事。”比如,在地下排水管道中,污水等容易生成大量硫化氢气体——在低浓度条件下,这种无色气体带臭鸡蛋味,但高浓度时反而闻不出来。“只要吸进去两口三口,就被麻醉到失去知觉,”陈忠涛说,“所以,根本来不及反应,人就上不来了。”

更可怕的是,由于同伴可能出于本能下潜施救,下去一个又下去一个,往往造成多人连续性伤害,为此牺牲了不少潜水员。对此,教练们对学员们针对性地开展防毒培训,强化“先测再潜”的安全作业理念,科学应对可能面临的涌水、溺水、物体打击、电击、出口或撤离路线受阻以及接触极限温度、噪音、烟尘、病菌感染等危险。

 

探索建设市政潜水培训完整体系

1521166308269981.jpg

城市蛙人与江河湖海中的蛙人相比,最大的不同也是难点,来自城市复杂管网。他们的日常便是在狭小的管道里作业,为城市管线“清肠”;同时,也在黑暗中探寻城市“伤口”,经受着缺氧窒息、病菌感染和毒气泄漏威胁;此外,有时还需要掏粪、清淤,甚至也捞到过尸体……

 

“在污水井,化粪池、地下室、油罐等有限空间作业过程中,各地发生过多起事故,对生命和财产造成了严重损失,”上海交大潜水培训中心石路告诉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目前“城市蛙人”队伍很单薄,安全生产形势十分严峻,再加上工作环境恶劣、从业心理压力大、从业队伍总体文化偏低且稳定性差等原因,虽然安全工作一直在抓,但安全事故仍时有发生。

 

上海市水务管理部门介绍,事实上,上海从上个世纪80年代末才有了这项市政潜水作业,时至今日共有41家企业在沪登记备案这项业务,市政领域企业管理者也一直苦于缺少地方对员工进行规范化、系统化的培训。为此,在中国潜水打捞行业协会和上海市排水行业协会支持和指导下,上海交大潜水培训中心完成了市政工程类潜水员培训大纲和专用教材编写,并组建起专业教员团队,启动了全国第一届市政工程类潜水员培训试点班,各方探索建设一套完整的市政潜水培训体系。

 

在这个6米到10米深的专业水池中,60余名首期学员将完成各个科目,妥善处置大雨内涝、管线泄漏爆炸、路面塌陷以及地下有限空间有害气体污染等安全危机。培训包括在水池中吊入大件管道作为“道具”,进行切割、焊接、安装等作业。其中最粗的管道直径达2米,最细的则只有0.8米。之后,不仅抓岗前培训,还实行阶段定期培训,对市政潜水员进行体检、加压测试、氧敏感测试、幽闭空间测试等,不断提升城市和人员安全系数。

栏目主编:徐瑞哲文字编辑:徐瑞哲图片编辑:项建英
图片摄影:李茂君



中国潜水打捞协会版权所有  ©2003-2018 www.cdsca.org.cn